精彩小说尽在hahabet最新登录网站!手机版

hahabet最新登录网站 > 女频 > 言情 > 红颜非祸水

>

红颜非祸水

慕雪作者 著

言情完结

佟若雨家破人亡的起因,就是全城纳妾……那一次全城纳妾直接成全了灭城的阴谋,城破家亡,佟若雨被迫流落风尘场所。她没有权臣的谋略,没有武将的威猛,却能令朝纲上下震动,三军闻风丧胆,敌军胆寒。她并非专业的舞姬,却能以舞救下太子,以舞触怒群臣,以舞血溅大殿清朝纲。...

来源:掌中云   主角:佟若雨,赫连翊   101.61万字更新:2022-08-30 16:12:1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作者“慕雪”倾心编写完成的古风类复仇小说,《红颜非祸水》这本权谋类宫廷小说,主讲女主角佟若雨的三两事,赫连翊是男主角,本书已经编写完结了,小说又名《舞妃亦倾城》,作品简介:佟若雨家破人亡的起因,就是全城纳妾……那一次全城纳妾直接成全了灭城的阴谋,城破家亡,佟若雨被迫流落风尘场所。她没有权臣的谋略,没有武将的威猛,却能令朝纲上下震动,三军闻风丧胆,敌军胆寒。她并非专业的舞姬,却能以舞救下太子,以舞触怒群臣,以舞血溅大殿清朝纲。

《红颜非祸水》内容节选

秦洁岚退到竹帘后的偏席,四肢乏力的六位女子也相互搀扶着走来了。

红儿瞧了瞧忐忑不安的秦洁岚,她又忙上前一步跌坐在椅子上急切问道:“师父,怎么呢?到底谁要陷害我们?”

秦洁岚若有所思摇头不语,雪儿轻叹了一口气透过竹帘的缝隙看去,骤眼看见席上的韩之演,她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差点没惊喊出来。她压着慌气又转向秦洁岚试探问道:“师父,是胤……”

秦洁岚摇摇头若有意味说道:“侯爷府守卫森严,更何况我们深在迳庭之中,若非得到小侯爷的同意,没有人能对我们下手。”

“可是……”雪儿刚要说话,乐声突然想起了,是她最熟悉的乐声!

听见蜻蜓点水的乐声,主席上的人纷纷注视着堂前,

一个雪白的倩影忽如惊鹭般从左边竹帘后窜进来,玉脚点地,随着变得紧凑的乐声,线条优美的玉臂凌厉甩出白而纤长的丝带,雪衣女子如受惊的落鸿昂起头来,却又深藏她内心的惊恐,在优雅的线条绽放着桀骜的魅惑。

“惊鸿!是我的惊鸿!”雪儿不可思议地大呼一声,她身后的人也错愕了,包括秦洁岚,雪儿呼吸加促看了几眼又转过身来,忘了身上的疲惫跑到秦洁岚跟前急切问道,“师父!惊鸿!那是我的惊鸿!”

秦洁岚也不可思议地跑到梨花木栏前,稍微挽起竹帘看去,其她的人也跟过来了。

赫连翊手中的杯子也顿住了,泛着惊异目光的双眼仅仅看着眼前这只飞舞的落鸿,没想到这丫头真的会跳舞,她不是说对跳舞没有兴趣吗?

熊嚣刚是看过雪儿的惊鸿舞的,那时候已经觉得这舞被雪儿演绎的天上有地下无,绝对找不到第二人来替代,然而,他错了,眼前这人儿真切让他感到自己大错特错!

她的心遨游在无垠的太空,自由地远思长想。像是俯身,又像是仰望;像是来、又像是往。是那样的雍容不迫,又是那么不已的惆怅,实难用语言来形象。像是飞翔,又像步行;像是辣立,又像斜倾。不经意的动作也决不失法度,手眼身法都应着跌宕的琴声。纤细雪白的纱衣从风飘舞,缭绕的长袖左右交横。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曲折的身段手脚合并。

她到底是怎样的人啊?不,她哪是人,她分明就是在水中挣扎的洛鸿,那不屈的桀骜,那癫狂的垂死挣扎给人的震撼无以言语。

弹琴的姑娘也错愕,行走在琴弦上的手不由自主地加快,似乎不是舞随她的琴音而走,而是她的琴音不由自主被那舞步带走了节奏。她的呼吸急促,紊乱得有点喘不过气来,手指也似乎不属于自己的了。

“砰!”琴弦一下子断了。

佟若雨恰好在此时,扬出拿蹁跹的长丝带,在曲终的瞬间给观众留下一个桀骜而优雅的身影。

铜雀台内霎时静寂一片,没有丁点声响,就算一跟银针掉到地上也会传出清晰滴声响。

熊嚣刚和赫连翊还各自端着自己的酒杯,微喘着气凝视着前方,那震撼仍坏绕在胸中,澎湃的心情久久未能平伏。

“啪!啪!啪!”寂静中响起赞赏的掌声,率先打破寂静的还是韩之演,他一边拍掌一边笑道:“绝妙!绝妙!不愧为飞天舞坊的舞姬,果然不同凡响。老夫此行值了,饶了飞天舞坊一群舞姬。顺便恭贺小侯爷小登科之喜,本国公有事在身,先行一步。”

熊嚣刚和赫连翊回过神来的时候,韩之演已经扬长而去。

雪儿顿时跌坐在椅上,脸色异常的煞白,扶着椅把的双手不停在颤抖,那人不仅会她的惊鸿舞,而且,不得不承认比自己更优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其他人也只是看着她,谁也不敢说话,这太不可思议了。

好一会儿,雪儿呆呆抬起头来看向秦洁岚问:“师父……你告诉我为什么,她怎么会懂我的惊鸿舞?真的是你传授给她的吗?”

秦洁岚心中的震撼也慢慢平伏下来,第一眼看见那丫头的时候,就觉得她特比的亲切,觉她天生是个跳舞的材料,没想到她真的有这种令人震撼的本领。

秦洁岚摇摇头迷惑说道:“没有,我没什么也没教她,她也不愿意跟我学。”

随后,佟若雨就走进来了,雪儿连忙爬过去扶着她肩膀凌厉责问:“你说!你怎么会惊鸿舞的?这是我们飞天舞坊的绝艺,谁教你的?你从哪学的?”

佟若雨眨了眨眼眸理所当然说:“在迳庭的时候,你不是跳过一次吗?当时我也在场。”

“一次?你只看了一次?”雪儿不可思议问道,其他人压着心中的寒气沉默不语。

“有问题?”佟若雨迷惑反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