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学频道-哲学是一门局限于某种具体对象的知识体系不同的学问
人生哲理网
语录大全
语句大全
说说大全
手机短信
好句子
好词好句
人生感悟
故事大全
生活常识
情话大全
名言大全
话语大全
短语大全
常用的话
个性签名
古诗词句
人生哲学
做人道理
励志人生
心理学

吾淳:“连续性”视野中的中国思维

时间:2018-06-06 15:35来源:未知 作者:文新 点击:

The Chinese Thinking in the Continuum View

  作者简介:吾淳,哲学博士,上海师范大学哲学—法政学院哲学与跨文化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发信息:《兰州学刊》2017年第20177期

  内容提要:文章是以“连续性”视野即理论来考察中国思维的基本状况。“连续性”理论由张光直明确提出,其对于解释“连续性”文明形态的发生与发展有着很高的契合度。中国古代思维是“连续性”思维的一个典型样本,通过对它的考察,我们既可以了解中国思维的“连续性”特征,也可以验证张光直“连续性”理论的有效性。文章具体包括以下内容:一、原始社会与早期文明思维的普遍状况;二、中国原始社会时期的思维状况;三、三代(早期文明)时期的思维状况;四、春秋战国时期(轴心时期)前后的思维状况;五、后续的状况;六、简短的归纳。考察表明:在古代中国,思维有着明显的“连续性”特征,这既体现在知识活动中,也体现在信仰生活中。无疑,知识活动与信仰生活各自所体现的“连续性”又有所不同。在知识领域,随着具体知识的发展与进步,“连续性”或有所改变,即理性有所增长,这尤其体现在轴心时代。当然,这种理性的增长总体而言是缓慢的,且不时有所反复。而在信仰生活中,“连续性”更具有一贯性。从某种意义上说,在中国,形成于原始期的信仰思维实际始终没有发生大的变化,这包括尽管近代在知识方面有质的“突破”,但在信仰层面却依旧保持原始即“连续”的传统,至今犹然。

  关键词:中国/思维/连续性

  标题注释:本文为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建设项目成果。

  古代中国思维体现了明显的“连续性”。这里所说的思维主要是指受知识与信仰影响的部分。从远古到三代,继而到春秋战国即雅斯贝斯所说的具有深刻变化乃至发生“突破”的轴心时代,再进一步往后继续延伸,由远古时期所形成的思维习惯、形式及观念等传统都得到了完好的保存。期间,在轴心时代左右的确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但这并未导致思维传统的根本改变,它一直要“连续”到近代以后才在某些方面发生质的“突破”。①

  一、原始社会与早期文明思维的普遍状况

  对于人类的原始即早期思维,我们已经可以通过近代的人类学、民俗学、宗教学、心理学、思维学、考古学等研究了解其大致的状况。

  人类思维可以追溯到非常久远的年代。早在采集与狩猎的旧石器时代,原始人的思维就已经缓慢而逐渐形成了。这首先体现在知识活动中。由于采集和狩猎活动,原始人自然而必然地培育出观察能力(观察能力也为其他动物所拥有,所以这也是人类与其他动物思维的交集点),并且在观察的基础上培育出识别、区分及分类能力,这里,“类”变得尤其重要。列维-斯特劳斯指出:“支配所谓原始社会的生活和思想的实践——理论逻辑,是由于坚持区分性差异作用而形成的。”②这里的区分就是指识别、区分及分类。

  而有了“类”的观念,便又会有在不同“类”的事物间建立联系的思维,这即是“比类”。我们知道,到了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形成了最初的宗教意识,而“比类”思维同样会在其中有所反映。弗雷泽在其《金枝》一书中列举了大量禁忌的事例,其思维原理即是“比类”,例如在马达加斯加,士兵们被禁止吃刺猬肉。因为他们认为刺猬一遇惊吓就缩成一团,因此担心吃了刺猬肉的人也会形成胆小畏缩的性格。同理,在他外出作战时,家里也绝不允许杀死任何雄性动物,因为他担心自己会遭遇相同的厄运。③

  此外,无论是由于人类自身胞族或姻族这样的社会组织结构,还是出于对自然界如植物和动物的观察,二分现象也引起了原始人的广泛注意。而随着新石器也即农耕时代的到来,出于生活生产的需要,人类又开始关注物候、天象及其变化,于是自然现象或即“象”。

  在此基础上,原始人的思维自会形成相应的特征。如马林诺夫斯基就指出巫术存在的实用或功利意义:“巫术纯粹是一套实用的行为,是达到某种目的所取的手段。”④而列维-布留尔则指出原始思维存在着互渗现象:“在原始人的思维的集体表象中,客体、存在物、现象能够以我们不可思议的方式同时是它们自身,又是其他什么东西。”⑤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人类原始时期所形成的思维兴趣、习惯、特征以后在“连续性”文明形态中一般都会得到完好的继承或保存,它完全符合张光直有关“连续性”的理论解释。这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即早期文明普遍的知识形态和宗教形态。

  人类进入文明时期的宗教与原始时期的宗教普遍具有“连续性”。这包括古代埃及、巴比伦、印度、中国、希腊、罗马,以及后来的中北美洲文明,即便犹太民族在早期也不能排除这一点。例如托卡列夫在叙述古代埃及宗教信仰持续性时指出:“埃及宗教最古远的形态,当推对地域性的诺姆守护神(注:即地方守护神)的崇拜。所谓‘诺姆’,显然是上古部落的遗迹。公元前四千年代末期,它们即已归属于统一的王权之下;而对诺姆神的崇拜却经久不衰。其持续之漫长,竟延至古埃及历史之终结;迨至其时,诺姆神崇拜已与全埃及神崇拜浑然难分。”⑥其实所谓“诺姆”崇拜即是远古的图腾崇拜,如南部边陲崇拜牡羊,登德拉崇拜牡牛,喜乌特崇拜胡狼,法尤姆绿洲崇拜鳄鱼,北埃及的古老中心布托崇拜圣蛇。总之,“通观上述地域性的诺姆崇拜,种种邈古的特质依然留存。”⑦不难看出,这种状况完全符合张光直所说的“连续性”特征。而从思维的视角来看,图腾崇拜包含了比类、互渗的要素。

  同样,思维的“连续性”也在知识形态中表现出来,这也包括古代埃及、巴比伦、印度、中国。一般而言,古老知识形态普遍具有的思维特征是:有很强的现实目的性,重功利和技术,同时也具有明显的神秘性质,又如前面所见,在生物种类丰富的地区也会培养出识别与分类的思维能力。例如占星术,这无疑就是早期物候与天象观察的延续,且有着明显的神秘性质。古代世界中天象观察与观测最早的是巴比伦。丹皮尔指出,早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巴比伦人已根据新月的出现掌握了一月中的天数以及根据四季循环大致确定了一年中月数;又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巴比伦已能够将一年定为:360天或12个月,还加入闰月以作必要的调整。⑧这之中一些专门的观测或研究机构承担了重要的角色,如乌鲁克(Uruk)、希拔(Sippar)和波希帕(Borsippa)三个学校。⑨占星术的“连续”特征是十分明显的。这种情况同样完全符合张光直所说的“连续性”特征。

相关文章
更多精彩请看下页:上一篇:曹峰:《黄帝四经》所见“节”“度”之道 下一篇:吴国源:《周易》断辞语义形态及意义问题初探
栏目列表
哲理名言
哲理签名
哲理语录
哲理句子
哲理说说
哲理语句
哲理的话
哲理故事